党建专题 >廉洁文化

忏悔录|杨文勇:妻子眼泪让我痛心

2012-06-11

农业银行武汉黄浦支行原行长杨文勇在狱中反省深感对不起家人—— 
  “看着妻子泪眼,我的心像被刀割一样” 
  忏悔人:杨文勇 
  原任职务:中国农业银行湖北省武汉市黄浦支行行长 
  触犯罪名:挪用公款罪、受贿罪 
  判决结果:2009年1月13日,法院判处杨文勇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个月。 
  犯罪事实:杨文勇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受贿5万元,挪用公款2000万元。 
  新闻背景:这是前不久杨文勇在武昌监狱开展的廉政警示教育活动中作的现身说法。 
  我今年刚40岁,可以说是年富力强。作为一个银行行长,本来有着令人羡慕的工作,充满希望的前程,然而我却身陷囹圄。 
  回首过去,感慨万千,我常常想:自己是从哪一步开始滑坡,又是怎样跌倒的? 
  当上支行行长后变得心高气傲,工作态度开始懈怠 
  1992年我大学毕业,有幸到农行武汉市江岸支行工作。入行初期正逢农行的电算化改革,我义无反顾地投身其中。当时想法很单纯,自己年轻,又正好利用所学发挥所长。由于工作量大经常加班,我就干脆吃住在行里。回想起那段时光仍记忆犹新,繁忙、充实、成功、欣喜,在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电算化改革取得圆满成功,我也因此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 
  入行几年,我先后在多个岗位和部门工作过。经过不懈努力,五年后我走上了领导岗位。2000年,组织安排我担任农行武汉市黄浦支行行长。 
  在同事们眼里,我是一个年轻优秀且拼劲十足的领导;在上级领导眼中,我是一个有能力有前途的人才。事业的成功,家庭的幸福,使我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我在同龄人中也成为佼佼者。 
  位高了,权重了,我周围的人也多起来,吃请应接不暇,朋友的圈子也大多了。我的心也高了,气也傲了,对工作的态度却懈怠了,以往那股拼命工作的劲头没有了。 
  由于工作原因,我经常和一些企业老板来往,相比之下,自己相形见绌。记得有一次,我的一位小学同学请客,他原来家境不好,刚读完初中就顶职到工厂上班去了,后来下岗开了一家公司做钢材生意,现在居然千万身家。酒桌上,他红光满面,高谈阔论,一掷千金。相比之下,身为银行行长的我丝毫没有一点风头排场,气势完全落了下风。 
  后来,我常常想起那次宴请,说不出是反感还是羡慕,是酸楚还是嫉妒,总之是五味俱全。按理说,我和妻子都在金融部门工作,收入不算低,应该不缺钱,但看着别人戴的一块手表就抵得上我的全部积蓄,和他们比我差得太远了。于是,心理开始失衡,精神大厦开始动摇,人生观、价值观被自我否定。就是从那时起,我人生词典里衡量成功的尺度不再是敬业、政绩、口碑,而是金钱、排场、气派等等。 
  面对一次次请吃与一回回送礼,内心发生了改变 
  事物的发展变化都是潜移默化的。我也一样,面对一次次请吃与一回回送礼,内心慢慢发生了改变。以前坚持原则的我,开始找各种借口,美其名曰“打擦边球”,把本不该办的事办了,不能盖的章盖了。 
  那时候我也思考过,想起老领导的谆谆教导与父母亲语重心长的嘱咐,也有些害怕。一面是心理上的不平衡,一面是“良心发现”,我生活在矛盾之中。现在想起来,当时的自己就像那个掩耳盗铃的人,在自欺欺人。 
  2007年,我经朋友介绍结识了一个在北京搞房地产的人,在一次次高档宴请、游玩后,我们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有一天,他随意拿出一个袋子递给我,说:“老杨,听说你最近手头紧,这是点小意思,我们有缘,以后好日子在后头……”我终于没有守住自己职业道德操守的底线,将一笔2000万元资金挪到他的公司。当时我还心存侥幸,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不会有事,不过三个月而已,下不为例。没想到,还是东窗事发了。正应了那句话——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反思那个时候的我,就像是一个赌徒,渐渐将党纪国法抛在脑后,既心存侥幸又贪婪无比,慢慢地滑向犯罪的深渊。 
  看着女儿的照片,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人生几度辉煌,几度灿烂,落花流水天上人间。我就像《渔夫和金鱼》故事里的老太婆,不断想索取更多,最终却一无所有。巨大的反差使我不敢面对现实。我曾经幻想奇迹出现,也曾想一死了之。但看着冰冷的铁窗,我不得不回到现实中来。 
  我到武昌监狱服刑后,妻子来看我,一直在哭,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想起她为了我的事业作出的牺牲,我愧疚万分。妻子也在银行工作,为了我,她承担了全部家务,既要孝敬父母,又要照顾孩子,从无怨言。我工作忙,应酬多,很少回家吃饭,特别是后来沉迷于麻将,更是很少关心她。有时我也过意不去,总是承诺闲下来多陪陪她,陪她出去旅游放松。现在,一切承诺都成空。 
  面对漫长的岁月,真不知她一个人如何度过,我不敢去想。看着妻子满含泪水的眼睛,我的心好像被刀子在割一样。妻子擦了擦泪,从身上掏出女儿的照片。望着女儿可爱的面容,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眼泪迷住我的双眼。我出事的时候,女儿才5岁,我还答应她到北京去看天安门、看奥运会,而我却因为犯罪而入狱。当她得知自己曾经引以为豪的父亲因损害国家利益成为罪犯时,打击会有多大!而今家人都瞒着她,怕在她幼小的心灵上留下创伤。 
  “好好改造,你放心,我会把孩子培养成人,我和女儿等你回家……”妻子的安慰是真诚的,我也坚定地点了点头。 
  监狱接见日对大多数服刑职员来说是令人期盼的,而我却总是心事重重。每次看到父母日渐苍老的面容,我的心就充满自责。父母亲总是安慰我:“别担心家里,一切都好。”我知道他们是怕我坚持不住而垮掉。为了我,他们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压力,不仅是在经济上,更是在精神上。望着父母相互搀扶远去的背影,我暗暗发誓好好改造,早日出狱尽自己的孝道。 
  在监狱改造中,我一直在反思自己。曾经身居高位,手握大权,而视法律为儿戏,最终使国家财产蒙受损失,我对得起谁呀?我是罪有应得啊! 
  人一旦把金钱看成上帝,它就会像魔鬼一样折磨你。当你手执“公器”却把它当成自己的酒杯时,在装进金钱酒色的同时,也把悲剧和眼泪一起装了进去。 
亲人期盼的眼神时刻都在鞭策着我,我唯有真诚悔罪,踏实改造。为了他们,我要坚强地走下去。


 ? 2010     SUZHOU HENGTAI HOLDING GROUP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8068173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