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专题 >廉洁文化

忏悔录|海口市燃气原总经理:逃亡中患抑郁症

2012-06-11

“逃亡两年中我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忏悔人:符洪 
  原任职务:海南省海口市燃气集团公司总经理 
  触犯罪名:受贿罪 
  判决结果:2011年9月26日,海口市秀英区法院一审判处符洪有期徒刑七年。 
  犯罪事实:2002年至2008年,符洪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与妻子共同收受他人现金50万元,让他人出资30余万元为自己装修房子。此外,符洪还单独收受他人贿赂2万元美金。 
  买房缺钱,在妻子的提议下向房地产商张口 
  【忏悔】由于缺乏法律方面的知识,我当时确实没多想,以为炒炒房、装修房,用关系单位老总的一些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没有意识到这是受贿犯罪行为。 
  凭心而论,自从我掌握实权后,同学朋友与我来往的多了,我结识的企业老总也逐渐多了起来。我与一家房地产企业老总蒋某往来甚密,关系非同一般。 
  2002年,我和妻子看上了一套房子,但缺少购房资金。一天晚上,妻子对我说:“你一直关照蒋某的生意,何不利用这次我们购房的机会,找他要点钱。”我听后沉默了很久说:“这也是个办法。” 
  几天后,我与蒋某在一家酒楼喝茶时,向他说了自己想买一套房,但还差50万元。蒋某立刻明白了我的心思,当场表示购房所需50万元就由他来支付。第二天上午,我安排妻子与蒋某联系办理转款事宜。事隔三天后,50万元便转入妻子提供的账户中。 
  我和妻子第一次收受了蒋某的50万元,实际上就是收下了他为我奉上的“潘多拉魔盒”。从那时起,我便步入了犯罪的泥潭。现在想来,贪欲的闸门一旦打开,堕落与腐败就会势如破竹,令你不可抵挡。 
  【记者旁白】一个人如果动了贪念,就很难停下堕落的脚步。符洪正是从收受50万元开始,捞钱的欲望渐渐膨胀,一发而不可收。 
  装修公寓房,又一次让房地产商“破费”钱财 
  【忏悔】2003年下半年,我与妻子又购买了一套房产。到了2004年上半年,我们就如何装修这套房子,又打起了蒋某的主意。 
  一次,恰巧蒋某请我们夫妇喝茶,闲聊时我俩向他提起购买了一套公寓房,打算搬进去居住,但这套房子是毛坯房,想请他帮忙参谋一下如何装修。 
  随后,我们三人来到我们买的新房,蒋某在我俩的带领下边走边看,过了一会儿他主动提出愿为我们装修这套房子。 
  此话一出,我和妻子心中暗喜。坦率地说,我俩要的就是他这句话。高兴之余,我说:“难得蒋总善解人意,又要让你破费了,真不好意思,人生有你这样的真朋友,我心足矣。” 
  很快,我安排妻子与蒋某一同负责这套房子的具体装修事宜。几天后,蒋某委托覃某承接装修工程。房子装修完之后,蒋某通过转账及付现金的方式陆续向覃某支付了装修费用共计30余万元。 
  虽说蒋某破费了钱财,但他的公司与海口市燃气集团公司合作开发的房地产等项目进展却是顺顺遂 顺路利,尤其是在项目审批和资金使用上,我对他的公司给予全力支持,一路绿灯。 
  在多年的合作中,蒋某摸清了我爱财敛财的底牌,到后来便连续发牌。2005年至2008年,我每年平均出国考察一次,蒋某每次都会给我准备好5000元美金,4年累计送给我2万元美金。 
  逃亡的日子过得很艰难,长此以往就是死路一条 
  【忏悔】2008年3月27日,我得知蒋某被检察机关带走,心里非常紧张。情急之下,我以出差之名匆匆向海口市国资委请假后离开了海口。原本我准备去上海帮女儿张罗考学事宜,但最终我改道去了广州。 
  抵达广州后,我便和家人切断了任何联系。我不敢租房,只是夜宿在那些管理不够正规的小旅店里,不需要登记身份,一个晚上50元左右。我用“流浪”来形容那段日子,每天夜里都睡不安稳,生怕有人敲门。我把行李放在旅馆房间的门口处,随时做好逃离的准备。为了躲避检查,我甚至白天都不敢呆在旅馆里,每天早出晚归,游走在街道和公园里。 
  时间越久压力就越大,我离开海口一个多月后终于病倒了,当时已经说不了话,精神很恍惚。迫不得已,我用另外的手机给妻子发了一条短信。事实上,在我离开后,妻子几乎每天都在找我,我出逃时与妻子女儿连面都顾不上见。当时女儿初次考研失利,我又不在家,家里乱成一团,最后妻子随女儿去了北京。就是在北京,妻子接到了我的短信。 
  当妻子见到我的时候,我像变了一个人,牙齿都松动了,她有些哽咽。万般无奈,她带我到医院去检查,但也查不出什么原因。在妻子的照顾下,经过半年多调理,我终于能开口语言 说谎了。 
  我的老母亲将近80岁,我出事后没有和母亲通过一次电话。“回来面对现实吧,回来的话我们还能见上一面。”母亲在与妻子的通话中,多次这么规劝我。 
  在逃亡的这两年中,我患上了严重的精神抑郁症,轻生的念头多次在脑海里闪现。有好几次连遗书都写好了,但是因为想念家人才没有实施。 
  我熟悉到,逃亡的日子过得很艰难,长此以往就是死路一条。我觉得每个人都在盯着我,其实人家是在走人家的路,是我自己产生了幻觉,心理上条件反射以为自己就是逃犯。 
  现在想来,我对不起女儿,这个家是让我毁了。在法律的威慑下,在检察机关不懈追逃的压力下,经过多次反复的思想斗争,痛定思痛以后,我与妻子回来投案自首,向检察机关交代一切。 


 ? 2010     SUZHOU HENGTAI HOLDING GROUP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8068173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